黔東南州權威媒體門戶網站

 

双色球蓝球走势 新聞 政務 圖客 視頻 文化旅游 黔東南故事 數字報

界牌景區:一次雨中的探訪

發布時間: 2019-05-21   作者: 楊晗   來源: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: 王槐雪

  走進三穗縣界牌村,探訪這片充滿神奇與人文相融的土地,溶洞與翠竹相映相翳的山地情趣,一切皆是自然而厚重。淳樸好客的村民為你講述這里的每一個故事:

  犀牛塘的傳奇由來……

  娑羅樹的神秘色彩……

  三腳青岡樹的堅守……

  界牌,是一個距三穗縣城3公里,位于八弓鎮所轄的一個行政村,320國道穿寨而過,交通十分便利。這里群山環抱,峰巒相聚,漫山遍野的翠竹,蒼翠清幽,稱為萬畝竹海。的確如此,放眼山巒,翠竹滿目,偶有微風徐來,由山腳到山腰到山頂,竹波蕩漾,次第翻飛,猶如巨蟒翻動一般。

  界牌,一個掩映于竹海,在厚重的歷史年輪中靜靜地沉睡著,靜待發現和挖掘。

  探訪界牌,由來已久,只是時間不容許,遺憾徘徊于心間。

  偶然的機緣,讓我與心儀的界牌相會,遺憾成為過去。

  那是農歷五月下旬,五月的雨,猶如一個撅起嘴巴的少女,很不聽話,下個不停歇。從早上到傍晚,從傍晚到天明,沒完沒了。我與縣寫作協會的友君們,就是在這樣的時節和天氣,撐開了傘,冒雨前行,一頭扎進被雨、被霧擁戴和洗禮的界牌。

  神秘的娑羅樹

  我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樹。

  在距離320國道五米見寬,生長在里邊兩米高的路基上,樹身披滿苔蘚,但見樹身有局部腐爛現象,綠葉橫生,這就是界牌神秘的娑羅樹。

  神秘知否合乎?

  這是一棵樹齡在200年以上的樹。原來它不在此處,最初在路中間。因320國道擴建,非砍無疑,周圍全寨百姓齊聚樹邊,不允許砍去。經過協商,同意將這棵娑羅樹移栽至距離馬路5米,路基高2米的山腰土坎上。

  就這樣,樹的生命得到了延伸。其實,人的生命也得到了依托。村民的愛樹、護樹的舉動令我感動,平凡的樹,不平凡的義舉,更孕育著不平凡的心靈。

  是的,我有時也在靜靜地思考,這是一種人樹和諧,共育共處的至尚境界,更是一種人即樹,樹即人的崇高生命哲學。

  走近這棵200多年樹齡的娑羅樹,我屏住呼吸,閉上眼睛,仔細傾聽它在歷史車輪中散發的氣息,靜靜地,靜靜地,我聽到了滄桑、厚重、感動。

  我睜開雙眼,由下往上,由上往下環顧這棵娑羅樹,樹干分為兩丫,渾身布滿苔蘚,局部有枯干、腐爛。雖經歷200多年的風雨,葉子依舊茂密,蔥蘢翳地,生命的頑強也得到了完美的詮釋。

  因為有了這棵樹,慕名前來的祈福者也有不少。據說樹葉能治病,用水煮沸,喝上一個療程,渾身是勁,疾病痊愈。因此,有了“娑羅娑羅,疾病全脫”的美譽。在這棵娑羅樹的樹身,還纏繞著許多紅毛線、紅布之類的祈福遺跡,樹腳燃盡的信香。當然,還有那些被雨滴和時光洗刷的腳印和一顆顆心存敬畏、無比虔誠的心靈。

  在這棵神秘的娑羅樹周圍,繁衍著楊、彭、龍、陳、肖、姚等眾姓村民,代代的村民愛樹、敬樹、護樹,樹得到安寧和?;?,村民得到庇佑,人樹相依,樹人共存。

  這是何等的榮尚,更是一種大愛的展演。

  永不干涸的古井

  在我們前行采風的寨腳山路的盡頭,一股山泉水嘩嘩地流下,泉水的源頭,是一口水井。

  我駐足仔細地端詳著。是村民們用水泥修砌而成的水井,井不算大,三五平方見寬,上有水泥蓋,正方形狀,貼上白色的瓷磚。清泉從井底冒出,清涼可口,甘洌濕浸。清泉溢出井外,涼氣襲人。

  我不知道,也無法計算,就這一口百年的古井,養育了界牌這片土地上的多少代村民。帶領我們采風的界牌村委會姚主任告訴我:在1972年大干旱的年代,唯獨這一口井不干涸,泉涌依舊。我想,它不僅拯救了界牌這一寨的村民,也拯救了界牌這塊土地上生生不息的精神世界。

  井關照人,人愛護井,和諧相生,共存共依,這就是人類對自然的呵護,自然對人類的無私。

  古井的下方,依舊修砌兩個五六平方米見寬的方井,上井洗菜,下井洗衣。不用規約,村民自守其規。方井中七八條五指般大的鯉魚自由游弋,或三三兩兩,或三五成群,悠閑自得。在我的心中,我最敬佩這些生靈,不聞世間點滴瑣碎,心無雜念,來回晃動著歲月的魚鰭,樂也!

  樹林蔭翳下的古井邊,彩蝶飛舞,蟋蟀彈琴,飛鳥鳴啼,洗衣女搗棒的陣陣響聲交織在一起,這是一個何等精妙的畫卷。

  從古井中頓悟回來,我看到了這里的幽靜、蔥蘢。

  堅守歲月的三腳青岡樹

  這是一棵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樹。

  樹高六七米,聳立在小路的外邊,田坎下,綠葉成蔭,猶如華蓋。雨中的青岡樹,雖然我看不到烈日的強勁,但我見到了風雨中的依然。

  這是一棵有六百年以上樹齡的古樹。六百年,這是何等的輝煌,這是何等的曼妙,這是何等的依舊。帶領我們采風的界牌村委會姚主任告訴我:在這條小路的里邊,曾經有一棵同齡般、大小般的楠木樹。此時我想,它們那時一定是相攜相伴,攜伴過黎明,攜伴過黃昏,攜伴過多彩的春天,攜伴過漫長的炎夏。它們曾經一起稽首迎接外歸的村民,一起歡送遠行的游子,一起守衛村寨的山水。現在楠木樹已無存在,唯有這三腳青岡樹獨守著一份熱情與堅守。

  我看到,曾經的風景失卻了。據這棵楠木樹死得很慘,被無知的人用火燒死了,只因為樹身的一些螞蟻。但樹很堅強,樹燃燒了三天三夜,在無望中走完了生命的最后時光。其實,燒樹的人也得到了村民應有的懲罰,心靈也受到了咒遣。

  相攜不再,剩下了一棵孤獨的青岡樹。

  后來,孤獨的青岡樹也變成了三腳青岡樹,生命的堅守與頑強再次得到證實。

  這棵青岡樹原來樹干飽滿,一柱擎天。據說有一姓張的年輕人偶然發現樹腳空心,便挖進樹腳里面,點燃柴草,白煙直上,從樹頂冒出,樹周圍暖和至極。時間一久,秘密不再是秘密,悄悄來這里燒火取暖的人漸多,竟然把樹腳燒成三個樹洞口,人可進出,這就是三腳青岡樹。

  被歲月浸逝的三腳青岡樹。

  堅守與執著的三腳青岡樹。

  傳奇的犀牛塘

  一汪池水,蔚為潔凈,群山掩映,湖光山色,倒影池間,鴨兒游蕩,垂釣者悠閑于池邊,這就是傳說中的犀牛塘。

  我曾經多次想拜謁的犀牛塘。

  這是一個約200平方米見寬的水塘,微風乍起,滿塘池水隨風泛起小漣漪,猶如細鯉魚鱗片漸次由這邊涌向那邊,如此循環。

  依山而建的十幾戶人家,世居于此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自得其樂;春而夏,夏而秋,秋而冬,和犀牛塘見證了歲月的流逝。相依守望,堅守那一道道時光的軌跡,與塘共存,與塘相依,人塘和諧,呵護著他們引以為驕傲的犀牛塘。

  這些民居,木質泥瓦,依山而建。群山環抱,樹木蔭翳,犬吠鳥鳴,儼然一派原汁原味的農家風光。時值農歷五月,散發出陣陣楊梅的氣味,放眼楊梅樹,顆顆烏黑的楊梅鑲嵌葉間。

  犀牛塘四周沒有水流入,塘里的水四季不干,由塘中央處有一股地下水冒出來,清涼甘洌。十來只鴨兒在塘里覓食、嬉戲,點綴著這個清凈的犀牛塘。塘邊有一村民在垂釣,悠然自樂,偶爾有小魚上鉤,笑容拂面。更有一位八十高齡的老者在破竹編織,其實,他是在編織著犀牛塘的故事,編織著老者一生風雨的往事。他為我們講這犀牛塘的來歷,生動中充滿著神奇。

  在很久的年代,傳說曾經有一頭犀牛來到塘中洗澡,因此,人們便稱之為犀牛塘。我想,這簡單的名字,有著不簡單的精彩。

  據說在民國時期,當地村民有一天早上聽到塘中發出響聲,跑過去看,原來是一頭犀牛在塘中洗澡。這位村民還把家中的牛草抱去喂犀牛,當犀牛吃飽后就走進對面的山坡。從此,再也見不到犀牛的身影。這山坡,就是現在的犀牛山,那是犀牛曾經消失的地方,也是傳說走向終結的地方。

  犀牛塘的傳說令我動容,其實,給犀牛喂草的那個村民更讓我動容。人對犀牛的關愛,犀牛對人的饋贈,讓我聽到演繹故事的精彩,編織故事的大愛。

  犀牛塘的中央,隱隱約約看到一根黑色的木樁,不,那是犀牛曾經使用的犁耙,耕耘一個個厚實、生動和亙古。

  這次探訪界牌,收獲了沉甸甸的故事。在這擁有厚重人文景觀的地方,我堅信,將來一定會演繹出一幅壯麗多嬌的精彩。